分类
2022年最佳外匯經紀商

随着投资者向早期初创企业投入大量资金

随着投资者向早期初创企业投入大量资金

我们经常可以听到初创企业抱怨面临的资金困境与融资困难,抱怨融资困难是一个经常可以听到的声音,这首先是因为初创中小企业确实遇到了融资困难。这是一个现实,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个现实,有很多的初创中小企业也都有融资失败的经历,但是除此之外,融资困难的声音里面可能还隐藏着另外一个被忽视掉的重要原因,那就是他们中间有不少人没有明白这个问题是如何产生的。既然不明白也就难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找不到症结所在也就容易产生抱怨的情绪。对于融资,初创中小企业要明白几个问题。 首先,要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要明确自己是那个类型的企业,处于发展过程中的哪个阶段。对自己的状况认识清楚了,心里才会有一个清晰的标准,才会明白自己的项目与企业有没有通过银行融资的可能性,或者能否采用其他的融资形式。即使判断可以获得银行融资,也需要拿出正确的融资方案与银行进行有效的接触。 其次,如果要向银行贷款的话,那么就要认真了解银行。不了解银行的规则与各银行的特点就没办法有效地利用银行为自己服务。 中小企业的融资可获性,是不同成长阶段中企业群体融资可获性的综合。每一群体融资效率对整体效率的影响.将因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随着我国金融体系的不断完善,金融工具的不断丰富,金融生态的不断优化,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是: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将逐步向初创企业群体集中。 国际经验表明,中小(社区)银行在对中小企业融资上具有优势。大银行则更愿意把资产投放到大型的、成立时间较长的企业当中去。一项研究提供的数据是,资产规模在1亿美元以下、1-3亿美元、3-10亿美元的银行,其中小企业贷款占全部企业贷款的比重分别为96.7%、85.2%、63.2%。这一实证研究表明,银行规模影响对中小企业贷款的倾向程度。 作为一种正规的私募风险投资,风险投资的资金投放主要集中在风险企业发展的中后期。据美国风险投资协会的统计,随着投资者向早期初创企业投入大量资金 1992-1997年.约有80%的风险投贷资金投在企业的成长和扩张阶段。仅有4%左右投在创建阶段,另有14%左右投资于开始获利阶段。从私募风险投资基金投资分布的整体情况来看.早期投资也明显处于资金管理人的偏好边缘。有分析认为,欧洲各国私募风险投资的早期投放大都偏少.而更活跃于管理者购买等方面。上世纪90年代,英国、法国和德国机构私募风险投资在早期、扩张期与管理层收购阶段的比例分别是2.5%、32.5%和65.0%;(盛立军等,2004)。Thomson venture Economics的调研显示.2002年亚太地区253家私募风险投资公司投资了362家企业,投资不同阶段的资金分布是,种子期3%、早期11%、扩张期54%、管理层收购15%及其他16.6%。 正规风险投资基金不热衷于初创企业.有多方面的原因。仅从财务角度看,主要考虑有:与民间个人风险投资相比,基金一般管理的资金数额要大的多。能够投资于资金需求更大的成熟一些的企业;机构项目经理多是职业资金管理人员,其工资往往较高,一个基金很难大量聘用,在项目投资经理数量有限的情况下,要使所管理资金得到更充分利用。一个可选的策略就是投资较大的项目;投资于小的项目,同样要进行严格的评估和筛选。因此小项目的单位甄别成本往往更高;风险投资基金运用的不是自有资金,而是替资金所有者管理的资金,使得投资的监控机制比较复杂,项目尽职审查更加严格,这就加重了对甄别成本的考虑。有一种观点认为,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由于机构投资者的投入增大,私募风险投资基金的规模越来越大,这种趋势并不是创业者的福音。应该说,基金规模趋大有一定的必然性,也并非完全无益。随着养老基金、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资产的增大,在正常情况下配置到私募风险投资的资金数量也会增大。而且,随着社会经济活动规模的扩大,也会产生更多更大的股权融资项目。只不过随着投资基金规模的不断增大,正规私募投资将更多的转向企业扩张期或晚期投资,对初创企业的支持不力状况将更为严重。 当然初创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不仅这两个,后文也会有详细的论述。但这是对初创企业影响最大的两个因素,对于初创企业融资难我们在分析原因的基础上,也从给出了解决融资难的方法。

【书】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1900–2013)

风险投资行业总是在随机应变。那些曾经创办过内部风险投资分部的美国公司,包括通用电气公司和潘恩韦伯公司(Paine Webber),不是卖掉这些机构就是让它们关门大吉。此外,化学银行和伊利诺伊州大陆国民银行等银行的内部风险投资分部开始转移投资重点。它们从投资早期企业转向投资更加成熟、增长型的公司。风投行业的奠基者J.H.惠特尼公司和美国华平投资集团也跟随着KKR集团和Foerstmann Little公司,开始向杠杆收购和增长型资本转型。

加入凯鹏华盈后,多尔常常去斯坦福大学的玛格丽特杰克大厅(斯坦福大学英语系的别称),跟工程师们和科学家们谈论他们的工作。他会出席电脑论坛会议,参加企业家俱乐部和各种会议去会见一些发明家,例如吉姆·克拉克、福雷斯特·巴斯基特(Forrest Baskett)和安迪·贝托谢姆。多尔结交斯坦福大学的前教师和校友,他们后来将自己的学生们介绍给多尔。多尔后来支持了那些将来可能成为知名企业家的重要人物,例如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财捷集团创始人斯科特·库克(Scott Cook)、比尔·坎贝尔(Bill Campbell),SUN 公司创始人安迪·贝托谢姆、斯科特·麦克尼利、比尔·乔伊和维诺德·科斯拉。

风险资本的融资过程

风险投资家们很想说清楚他们在追求什么,但是在这一点上他们又似乎各有不同。标杆资本风投公司(随着投资者向早期初创企业投入大量资金 Benchmark Capital)的顶级风险投资家比尔·格利(Bill Gurley)列出了以下几条他在开会了解一个公司时,首先想要知道的要点。

格利认为,所有在1960年以后在硅谷成立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都有风险投资的支持,只有少数例外,例如Salesforce公司和Siebel公司。温洛克(Venrock)公司的风险投资家雷·罗斯罗克(Ray Rothrock)则会对公司的盈亏预测、定量分析和预计资产负债表进行审查,但最重要的是,他希望公司有一个强大的团队和一个规模很大的新市场。一般而言,风险投资公司追求的目标回报率在40%到80%之间,这取决于融资所处的阶段。凯鹏华盈的约翰·多尔在进行新投资时看重四点:领导者追求使命而不是追求利益,而且出类拔萃并充满激情; 有规模大而且增长迅速、需求旺盛的市场; 融资量合理; 执行团队有紧迫感,因为时间是技术专家最重要的资源。

第二轮融资:运营资金,在200 万~2000 万美元之间,公司早期用于销售产品/服务,但是尚未赢利;

那么,是什么造就了一个成功的风险投资家?NEA 风投公司的迪克·克拉姆里克(Dick Kramlich)随着投资者向早期初创企业投入大量资金 在一次访谈中说:“如果你想知道是什么成就了一个成功的风险投资家,我的观点是:在直觉和分析这两者的尺度中,你应该三分之二靠直觉,三分之一靠分析。”克拉姆里克认为,直觉是通过不断犯错,花时间磨炼出来的,而最大的错误之一就是花太多的时间来等待所有的信息齐备。威廉·亨利德雷珀补充了一个有趣的观点,那就是要关注时机。大多数风险投资家倾向于将钱持续投资在他们的不良公司,也就是无用的废物上,以便捞回本钱,但是更好的策略是关注成功者。基本上,克拉姆里克建议投资人应该对不良公司早下杀手或者弃之不理,转而关注强者。

互联网的热潮和破灭

Boo.com是一家全球性的在线时尚品牌店,在短短6 个月内就花费了1.88 亿美元。它在2000年5月宣布破产,其资产以200万美元出售。

TLC(随着投资者向早期初创企业投入大量资金 The Learning Company),1999年以35亿美元被美泰公司(Mattel)收购,2000年又以2730万美元被出售。

第一种是机构型的风险投资者,以标杆资本风投公司为代表。标杆资本于1995年由几位风险投资人成立,其中包括TVI公司的鲍勃·卡格勒(Bob Kagle)、梅林·皮卡德公司(Merill Pickard)的安迪·拉切列夫(Andy Rachleff)和布鲁斯·邓利维(Bruce Dunlevie),以及创业者凯文·哈维(Kevin Harvey)。标杆资本最初对eBay公司的500万美元投资,在1999年中期的互联网热潮高峰时,价值超过了40 亿美元。五位合伙人主要投资早期公司,并且还有其他的杰作,如Ariba、PlanetRx和Scient等公司。他们是平等的合伙人关系,并要求有限合伙人溢价(30%)认购份额。他们有一个有趣的理念,认为风险投资与其说是一种投资行业,不如说是一种服务行业。他们认为创业者是一切的中心,风险投资家为他们提供服务。

第二种是富有操作经验的个人投资者,代表人物是卡维塔克·拉姆·斯里兰姆(Kavitark Ram Shriram)。他是谷歌创始董事会成员之一,也是谷歌的首批天使投资人之一。斯里兰姆在印度金奈长大,在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之后就职于贝尔公司北方研究中心。20世纪80年代初,他来到硅谷,因为这里的天气大大胜过天寒地冻的明尼苏达州。他后来离开了企业界,创办了一系列初创公司。1994年,斯里兰姆加入网景公司,这时该公司还没有产品,也没有营业收入。他建立了很多合作关系和渠道,供网景公司分销浏览器和服务器产品。在网景公司,他懂得了前进的动力来自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年轻的主动的技术人员的团队,他们可以工作到凌晨两三点; 二是市场机遇的规模,它使“我们得以初尝甜头,然后焕发出与众不同的冲劲”。在网景公司解体后,斯里兰姆离开了该公司,并在1997年创建了Junglee公司。1998年亚马逊公司收购了该公司。他也成为亚马逊公司的高层,在杰夫·贝索斯手下工作。

斯里兰姆投资于谷歌,是在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大卫·切瑞顿(David Cheriton,他是世界上惟一一位仍在全职执教的亿万富翁教授)的投资之后。大卫·切瑞顿在自家门廊给谷歌的创始人开了一张10 万美元的支票。其他的早期投资人有安迪·贝托谢姆和罗恩·康威(Ron Conway)。斯里兰姆曾一度拥有几百万股股票,还投资于 InMobi、StumbleUpon、Zazzle和Mevio等公司。2000年斯里兰姆创办了Sherpalo投资公司,进行早期风险投资。

其他著名个人投资者有:斯坦福大学的大卫·切瑞顿、彼得·泰尔(Peter Thiel,因投资eBay公司、Facebook公司和LinkedIn公司而出名)、罗恩·康威、埃丝特·戴森(Esther Dyson)、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等。

与印度初创企业合伙——为外国投资者提供新的机会

生物技术(BioTech)领域的初创企业专注于给大型医疗机构外包研究和临床试验,并利用大数据创新解决公共卫生问题。例如,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Bugworks公司在2017年获得260万美元投资,用于开发治疗耐多药感染的药物。尽管印度生物技术初创企业的活跃数量目前尚未得到证实,但生物技术领军企业协会(Association of Biotechnology Led Enterprises)预计,到2020年,印度将有2000家生物技术初创企业。

本地化的破坏

合伙的好处:获取新投资

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向独特的,专注于新技术和新商业墨水的印度初创企业。例如,拉丹•塔塔(Ratan Tata)最近与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合作,在印度了3亿美元的初创企业风险投资基金。

科创公司死守估值,风投无声崩溃

震撼硅谷的初创公司:共享办公巨头 WeWork:2019 年估值 470 亿美元(峰值),而一年后估值 29 亿美元;血液检测公司 Theranos:2015 年估值 90 亿美元(峰值),2018 年倒闭;“先买后付”服务商 Klarna:2021 年估值为 456 亿美元(峰值),而 2022 年 7 月为 65 亿美元;Uber:2019 年 IPO 估值为 825 亿美元,而当前价值为 443 亿美元

在风险投资浪潮达到顶峰之前,即时配送公司 Gopuff 筹集了 34 亿美元资金。如今,Gopuff 成为了“最近几周采取行动裁员、关闭设施以节省资金”的众多资本充足的初创企业之一。

Gopuff通过裁员等措施节省资金

私营软件公司 Observe 负责人伯顿称,近年来,投资者已经习惯于看到一些成功的软件初创公司在早期实现了营收的两倍增长。但随着预期的重新设定,“我不确定这是否仍然成立。”

事实上,当 Observe 度过了产品开发的早期阶段,并准备增加营销支出时,伯顿已经预料到增长会不那么狂热了。他说:“这可能是更有节制或更经济的增长,而不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