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技术面分析

不是所有的期权交易都有操纵行为

分享成功

进阶学堂--套期保值

在商品期货交易中,一般都规定合约到期时必须进行实物交割。到交割时,如果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不同,例如期货价格高于现货价格, 就会有套利者买入低价现货, 卖出高价期货, 以低价买入的现货在期货市场上高价抛出,在无风险的情况下实现盈利。反之,如果期货价格低于现货价格,需要该商品的现货商会在期货市场上低价买进,或者作为自用,或者在现货市场高价卖出。在理论意义上,这种套利交易最终会使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趋向一致。在金融期货交易中,有采用现金交割方式的(如股指期货),交割价的确定以现货价为基准,等于是强迫期货价与现货价收敛。正是这些交割制度,保证了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价格随期货合约到期日的临近,两者趋向一致。

场外期权引热议,究竟存在哪些灰色地带?律师:有私募经理来“取经”,然后这样操作

分享成功

真假“市值管理”:市值管理与操纵股价边界在哪?投资者如何避雷

陆群威:A股公司“市值管理”,一般认为有这样几个方面:一是上市公司及大股东的融资管理,通过盘活存量股、设计合理的融资方式,降低公司融资成本、减少对二级市场股价的影响;二是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管理,通过引进公募或私募机构投资者“坐庄”,增加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减少中小投资者持股比例,减少股票交易量和股价波动;三是公司价值管理,通过分析评级机构调研报告、媒体关系管理等,减少公司负面报告、报道,维护公司的正面形象,避免舆论导致的价值贬损;四是公司投资并购管理,通过投资并购交易提升公司业务能力和行业地位,从而提升公司的市值、股价;五是股票增减持管理,通过合理的股票增持和减持,特别是大股东、董监高的增减持,减少股价波动,引导中小投资者正面评价。

王营:从正规做法来看,一些上市公司有专门的市值管理部,市值管理部制定的往往是中长期的计划,三年左右,常规的市值管理手段有顶层设计、引入战略投资者、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公司权益分派方案制定等。这些措施对于刺激股价、提升投资者信心确实有帮助。

董登新:上市公司以合法合规的手段,可以进行必要的市值管理,但是如果上市公司以市值管理之名,联手机构投资者,炒作公司股票,控制或操纵股价,这有可能涉嫌违法犯罪。

市值管理是否越线,可反向看其是否构成证券法规定的禁止性行为来判断

新京报:市值管理与操纵市场之间的界限如何确定?真正的市值管理应该采取何种方式?

陈雳:二者的界限主要是看是否合法合规地进行相关的工作。

陆群威:目前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对市值管理与操纵市场之间的界限作出规定,但是证券法对操纵市场行为有明确的界定,列举了操纵证券市场的手段。因此,市值管理是否“越线”,可以反向来看其行为是否构成了证券法规定的禁止性行为来判断。除了操纵市场行为,还包括内幕交易、虚假或误导性信息传播等,均属于禁止性行为,都是市值管理不可逾越的红线。

公募机构层面参与可能性不大 或有基金经理个人操作赚取非法收入

新京报:公募机构是否也可能参与到市值管理中?如果是小市值、流动性差的小盘股,公募建仓这些股票如何规避风险问题?

王营:我认为有这种可能性,但应该是基金经理的个人操作,不太可能是在公募机构层面的决策。叶飞的爆料中提到的接盘方是两家,原定各出1500万元,这个级别的投资金额对于公募基金来说规模很小,基金经理自己就可以决定了。

陈雳:公募机构作为投资者而言,其要做的是选择好的公司、好的赛道、做价值投资。公募机构如果是在合规的条件下认定某家上市公司很有前景,买入这家公司是没有问题的。

线索获取难等成监管“绊脚石” 坐实操纵市场后当事人或将承担行刑民责任

新京报:证监会已经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中源家居等股票行为立案调查。对于以市值管理名义进行的操纵市场行为,监管有何难点?

陈雳:因为中国有几千家上市公司,监管机构没有那么多人手,而且监管机构不可能参与公司的细节经营。从制度角度来讲,加强信息的公平、公开、公正,以及对违法行为的管控和处罚力度,能够形成强有效的震慑力。

陆群威:首先,线索获取难。目前来看,监管部门获取案件线索的主要途径是明显的股价波动、相关投资者的举报,主动获取线索难度较大;其次,证据固定和组织较难,监管机构要定性一个操纵市场案件需要完整的证据链,而一般而言相关市值管理往往没有明显的书面证据,而是通过结果去反向查证,要求其自证清白;再次,操纵市场行为越来越隐蔽,往往利用多地多账户交易、“利好信息”披露、分析评级机构增持报告、机构投资者坐庄等方式,认定行为性质难度极高。

王营:以我此前处理相关案件的经验来看,对操纵市场行为进行监管,从技术上不存在难度,交易所有非常完备的数据监测体系,有能力及时发现每一家公司的异动情况,但是,在实际中存在监管执法人员较少、行政稽查力量相对薄弱的问题。

新京报:如果中源家居事件最终被监管部门认定为操纵市场行为,其中各方将受到何种处罚?是否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王营:如果这个案件被认定为操纵市场,当事人将承担行刑民全方位的责任。行政处罚,按照证券法来进行处罚;还有民事责任,受损的投资者有权要求赔偿;根据刑法,也有可能构成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犯罪。同时为了打击证券犯罪、两高已经出台了关于操纵市场的司法解释,将操纵市场罪的入罪标准进行了调整,立案更简单一些。

如何避免踩雷?加强投资者教育,降低中小投资者“赌博”式的投资

新京报:随着微博大V爆料事件发酵,或将有更多公司卷入这场风波中,这是否会对市场信心带来冲击?

陈雳:5月17日,很多上市股票出现了下跌。就市场信心而言,此次事件只是违规公司的个例,没太多影响。

陆群威:众多操纵市场案件的曝光肯定会对投资者信心造成不利影响,失去一个公平诚信的市场环境,会导致中小投资者认为自己就是被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机构投资者联合欺骗、割韭菜,降低证券市场的积极预期,长远来看对整个市场和上市公司本身的价值都是不利的,因为“水”没有了,“鱼”也很难长大。

王营:短期内对市场信心可能有一定冲击,但长期看不一定是坏事。比如中源家居投资者知晓股票被操纵,对已经产生乃至继续持有导致的损失,监管层启动立案调查,投资者可以准备维权。如果监管部门对“伪市值管理”开展大范围的打击行动,肯定是有利于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对上市公司未来进行真正的市值管理,是有推进作用的。打击肃清之后,股民也会发现市场比原来更好,投资信心会增加。短期内对事件波及的相关上市公司胡股价、运营会产生巨大影响,甚至有退市风险。

新京报: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如何避免踩雷“市值管理”的股票?

陈雳:对于投资者来讲,最核心的还是要看公司自身是否管理好,是否利润好,是否合规经营。比如,你看到一个业绩很烂的公司,管理中产生的问题很多,涉及多起法律诉讼,但股价一直在涨,这时候就要打个问号。

新京报:当前如何正本清源、有效防范相应事件的发生成为我们不得不考虑的话题,对此你有什么建议?

董登新:尽管新证券法大幅提高了违法成本,刑法修正案也加大了刑事追责的力度,但是少数上市公司、证券中介以及一些机构投资者却仍存侥幸心态,公然操纵市场,违法犯罪,破坏市场的三公原则,这是对投资者极大的伤害和不尊重。因此,在新证券法实施的过程中,要抓典型,可以把此次事件作为典型案件,严查严惩,以此为新证券法立威,大幅提高新证券法的威慑性,从而有效遏制证券违法犯罪行为。这也是对投资者权益的维护,也是为投资者提供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秩序奠定基础。

陈雳: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在市值管理上走歪门邪道,很多大公司,优秀的公司,做市值管理相对规范。这种操纵股价的方式,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纯粹是为了股价,而不是从公司经营角度。所以根本上,上市公司应科学准确地理解市值管理的含义,按照合规的角度对自己的公司市值进行长期规划,同时一定是要聚焦于上市公司的主业,做到信息公平、公开、公正。

陆群威:要防范减少类似事件,根本还是需要建立一个成熟的证券市场。首先,改变个人中小投资者的投资习惯,引导其通过专业管理机构进行间接投资,降低弱势地位带来的天然劣势和盲目;其次,增加违规的成本,让操纵市场的主体因其行为产生高额成本,明确违法预期;再次,便利中小投资者投诉和法律救济的途径和成本,增加专门从事证券集体诉讼救济的律师等专业服务人员;最后,加强投资者教育,降低中小投资者“赌博”式的投资,倡导中长线理性投资。

王营:证监会此前出台了《证券期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了行刑衔接程序,明确“直接刑事移送”“先处罚后刑事移送”“处罚、刑事移送并行”等三种模式,加强证券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有机衔接。行刑衔接制度简单理解就是同时启动两条线,一是证券行政执法调查,二是公安机关侦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建议,针对操纵市场这类隐蔽性比较强的案件,可以两条线同时启动,双方协作可能对于案件的侦破更加有利。

理论界关于期货监管的争论

(2 )价格操纵涉及到利用在市场中的主导地位进行对均衡价格的扭曲。尽管1996年美国的《商品交易法》(CEA)和1974 年的《商品期货交易法》(CFT ACT)没有对价格操纵明确定义,但是法规中对价格操纵行为列入重罪,可以处以最高罚款10万美元或者判刑5 年或者同时处罚以上两项。法院成功的起诉了几起多逼空案件〔8〕, 审查这些案件的依据是:轧空者控制了期货市场上的多头部位,同时,控制了可供交割的货源,最后,操纵者谨慎地在交割期实施一个人为制订的高价。从法律角度分析这种价格操纵,麦克德摩特认为不能仅仅从起初的价格和后来急剧变化的价格来简单地判断存在价格操纵,他建议逼仓应当定义为:“某个交易商使对方买入或者交割他所早已买入或者拥有的合约。多头交易商可通过以下方式逼空:几乎同时多次买进同种合约;威逼多次交割同种合约;买入多头早已控制的合约。〔9〕